六月法兰西见闻

心心念的法国之行告一段落,来一篇流水账记录一下吧。

三军未动

作为互联网从业者,怎么能少得了各种软件助攻。

提前两个月确定了大致时间范围,然后在 skyscanner 天巡 上选择了最经济和便宜的往返机票。

利用 行程助手穷游锦囊 查攻略确定了行程路线。

因为是自由行,考虑到我们两人的自由懒散以及实际旅途中的漫无目的闲逛之后,交通工具除了汽车没有更适合的了,用招行经典白建行白金卡的优惠码比对了 Avis 和 Hertz 之后,果断选择了同款车型价格最优的 Hertz (请Hertz市场人员看到此文后联系我给赞助费)。

接下来就是住宿了,出国游一般就是连锁酒店或者 Airbnb,因为考虑到在法国的安全因素,所以这次并没有首选Airbnb,结合路线各城市的情况,综合比对之后,分别在 MarriottIHG 上面订了酒店。(当然其实最开始是想全程 Marriott,但是有几天的价格实在是有点超出预算)

出发前一天,用光大航旅纵横白的每年两次50公里内机场免费接送权益在 阳光惠生活App 上预好送机时间,所幸家离浦东机场刚好50公里,所以这次机场往返并没有出一分钱。(光大信用卡办卡小哥你懂的)

GL8

埃菲尔铁塔

飞行路线图

这次国际航班从阿联酋的阿布扎比转机。

到了巴黎后,是当天下午2:30,过了海关拿了行李之后直奔Hertz取车。
但是不知道是啥原因,当天Hertz电脑系统崩溃了,只能人工填表录单。还好提前打印了预定成功邮件和驾照翻译复印件,和法国小哥用蹩脚的英语交流顺畅,拿到一辆红色的雷诺SUV capture。

在法国机场高速往酒店的路上,发现法国大部分都是小型车,很少见到中大型车,直到进了巴黎市区之后,才发现道路特别窄,进了停车场总算明白还好这次没有租个中大型车,不然停车真难。

花开两朵,各表一枝。接下来就是进入正题的旅游了,首站打卡 埃菲尔铁塔。

埃菲尔铁塔

按照攻略推荐,夏约宫的大露台是最佳观赏地点,到了之后起初还未看到铁塔,当我们走到宫殿正中的广场是,忽如桃花源记中的感觉,豁然开朗,埃菲尔铁塔近在眼前。

沿着夏约宫一路往下走到了战神广场,路上发现了法国当地的特色代步工具 共享脚踏车 bird。虽然已经是下午五六点了,但是太阳依然高照。于是扫码注册体验了一把 bird,整个 App 界面风格感觉跟Uber是一家的一样。绑定信用卡预付充值,解锁即可使用。停车之后,可以锁定或者归还,但是GPS定位的禁停区域是不能归还的,App会提示你必须移出此区域才可以归还。

bird

里昂

第二天按照行程规划,赶往里昂。

高速路上,起初老老实实按照限速牌的标准开车,但是发现左侧经常有车辆超过我,并换道到我前方保持一定的安全距离,并逐渐与我甩开了距离。开了一段时间后,发现基本上大部分车都是如此,知道自己的车速比较慢了,同时对法国的高速路况也有了一定的了解。于是放大胆子加油跟上前车的节奏,很有意思的情况出现了,每次当我跟前车车距保持过近的时候,只要条件允许的情况下,他都会主动让道道右边车道。内心不得不佩服欧洲人的开车素养。相比起国内来说,此处省略三百字。

一路顺畅开到里昂之后,对法国驾驶规则有了以下几点认知:

  1. 最左侧超车道:你想跑多快跑多快,但是一般情况下不能长时间占用,超完车赶紧回到中间行车道;
  2. 最左侧超车道:当你发现后视镜的车头明显可见时,明显是你速度太慢挡着后面车的道了,但是后车不会鸣笛不会交替远光灯催促你,只是默默近距离跟着你,识相点的往右侧变道让开或者加速;
  3. 大货车、大客车:全程保持最右侧车道行驶,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借用左侧车道超车,但是基本上没有看见有大货车会占用最左侧的车道超车(标准三条车道时);
  4. 变道提前打灯,后车会减速让行(这点相当友好和自觉)

途中在休息站加油休息时,因为第一次加油不熟悉法国的加油程序,一脸懵逼捉急的时候,旁边法国大叔主动上前问我们是否遇到了困难,并指导了如何加油的流程。这让我如沐春风感受到了法国人的热情。

顺利到里昂后,已经接近两点了,这时候想找个地方吃饭休息,发现大部分饭店已经停止营业了。所以请注意在法国吃饭一定要按照饭点找好地方,不然的结果就是找不到吃的了。这让我切身体验到了法国人的懒惰。

到了里昂城区内,逛完比较有名的几个教堂和景点,此处不表。

追寻梵高

第三天,前往马赛。

路上经过阿尔勒,梵高曾经待过的地方。

梵高的咖啡馆

梵高的咖啡馆还是原来的咖啡馆,只是不管怎么拍也还原不出大师当时的场景,朋友圈有人点评说,应该晚上来。

梵高的疗养院

1888年2月梵高因精神失常,发生了著名的「割耳事件」,被送到了这家医院接受治疗。1889年4月梵高绘制了《阿尔勒医院中的花园》(Le Jardin de la Maison de Santé a Arles,The Courtyard of the Hospital at Arles)

后来因为梵高成名后,这家养老院不堪游客的打扰,已经迁往别处。

探索完梵高,继续前往马赛。比较意外和惊喜的时,沿着海岸线进入马赛时,看到了一个类似于好莱坞的牌子在半山腰上面,写着Marseille

接着就要吐槽一下马赛的市内交通和路况了,作为外地游客进入城区,发现马赛跟成都天府大道一样,是一个来了不能左转的城市,为了找到酒店,跟着导航绕了一个小时可算找到了酒店。

是夜无话。

错过的薰衣草

第四天,一早起来还未再游览一下马赛城区,就直奔普罗旺斯,想看漫山遍野的薰衣草。

结果驾车经过了那篇经典的斜坡之后,并没有看到紫色盛开的薰衣草,在当地的薰衣草炼油厂遇到了一个中国实习生,告诉我们来早了三周。

无奈。

第戎

薰衣草没有看到,遗憾地继续前行开往下一站第戎。

途径阿尔卑斯山脉,已经可以远眺到阿尔卑斯山顶,这是下次的必经之地。

到了第戎已经是下午六七点钟,也许是本来对第戎的期待并不多,结果意外发现第戎的建筑太美了,现代交通和几百年前建筑的视觉冲击力,感觉自己穿越了一样。

按照攻略推荐,半小时内速成版逛完了第戎的地标和景点。

荷兰

第四天,途径卢森堡、比利时到达荷兰Eindhoven。

与两年多未见的师兄见面,「他乡遇故知」,心情异常激动,晚上两人聊到十一点半才作别休息。次日,提议来了荷兰必须得去趟阿姆斯特丹,车程一个小时,所以临时决定开车前往。

突然发现欧洲真的很小,特别是申根国家之间,有辆车就随时出国了。

阿姆斯特丹不得不去的,当然非梵高博物馆莫属。当然,通过博物馆专业的讲解,对梵高又有了新的认识,当时脑海里面只想起了杜甫的一句诗。

百年歌自苦,未见有知音。

随后就是 阿姆斯特丹的市中心 中央车站和市政厅。但是并没有去 著名的红灯区,据师兄讲口味较重,全是中年大妈在搔首弄姿。

最后再谈下阿姆斯特丹的市内交通,跟巴黎一样,市内道路特别狭窄不说,还有很多道路和有轨电车共用道路,在轨道上开车的时候特别紧张,总担心后面电车会直接开上来(显然是不会的)。

再回巴黎

最终,绕着法国南部、卢森堡、比利时、荷兰一圈,又回到了法国巴黎。

剩下两天,就留给了卢浮宫、蓬皮杜艺术中心、凡尔赛宫、巴黎老佛爷店。

在Louvre Museum前,看着贝聿铭先生的作品,想到最近某午餐事件,「用极致理性追求真理的科学家,用极致感性追求美的艺术家,以及用大爱对世界或民族做出的贡献的英雄,才能永垂不朽」

不得不提的The Centre Pompidou ,想起了大学时期学过的艺术史里面,算是设计专业出身的我来朝圣了。可惜与设计渐行渐远了,现在满脑子想的是如何赚钱,已经没有当年的心境再来慢慢鉴赏艺术作品了。

在Palace of Versailles,匆匆一瞥感受了一下欧洲皇家园林和宫殿。

尾记

本来以为一段自驾法兰西的旅途顺利完结。

结果哪想到回国之后,收到六张罚单通知。